Author Archives: clarkzjw

一些2022年的感想

按照往年的惯例(201720192021),这篇文章的标题大概会是《2022年度总结》,但是现在回想起自己的2022年乏善可陈,本文也是记录了一些琐碎且泛泛的感想,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标题。正因如此,这篇文章涉及了许多完全不同的主题,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性阅读。

观影

在往年的年度总结中占了很大一部分篇幅的是观影记录,包含在电影院上映的院线片、在各种影展/电影节展映的电影以及在串流平台观看的电影/影集。离开上海之后自然也就缺少了丰富的影展资源,今年在串流平台观看的电影/影集也不怎么丰富,平时也没有特意做记录,以下就尽可能罗列一下。

在电影院观看的电影

時代革命

讲述2019年夏天发生在香港的反抗运动的纪录片。本地的香港人社团在今年年初举办了两场该片的放映活动。(后来还有一场《憂鬱之島》的放映活动,但是我没有参加)。

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Madness

觉得普通。漫威电影宇宙第四阶段的内容大部分都不太能引起我的兴趣。不过去年上映的洛基独立影集还是非常精彩,期待预订于2023年上映的洛基第二季以及第五阶段中征服者康的戏份和多重宇宙的更多发展。

Top Gun: Maverick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汤姆克鲁斯与 Val Kilmer 饰演的 Iceman 重逢时的场景。36年之后,Val Kilmer 因为喉癌而沙哑失声,而汤姆克鲁斯依旧卖命活跃在电影一线。

Bullet Train

轻松诙谐的夏日爽片。

Avatar: The Way of Water

CG 画面是如此精美,让人不禁感叹如今电影工业之发达。

在Netflix观看的电影/影集

紙房子

愛.死.機械人

終極攔截戰

灰影人

世紀戰疫

世紀炭疽恐襲

聯合 93

今際之國的有栖

神探白朗:抽絲剝繭

社交媒体

今年在社交媒体上发生的一件大事就是马斯克收购了推特。我的推特帐号注册于2011年,但一直到2015~2016年左右才开始放弃使用新浪微博而将推特作为日常使用的社交媒体。马斯克收购推特之后的种种恶劣事迹就不赘述了。由他的收购而引发的一股「推特难民潮」为 Mastodon 等「去中心化」的社交媒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流量和关注。其实我在2017年的时候就听说了 Mastodon (流传最广最常见的中文译名是「长毛象」,但是这通常被认为是一种误译,「长毛象」的英文名是 Mammoth,而「乳齿象」才是 Mastodon)。现在回忆起来应该是那段时间了解到有 g0v 这个社群,然后刚好在某个时间看到 g0v 的成员建立了一个 Mastodon 站点,于是就去注册了帐号。不过彼时的我并没有搞明白 Fediverse 联邦宇宙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就荒废了这个帐号继续使用推特。

2021年5月和某朋友聊天的时候无意中提到了 Mastodon。这位朋友原先是网易 Lofter 的用户,后来 Lofter 关闭之后转向使用了 Mastodon(尽管这位朋友也有推特帐号,但朋友的推特帐号只用来关注了一些画师,而日常还是以 Mastodon 为主)。惊讶之余我开始去了解了一下 Mastodon 是如何运作的,并出于爱折腾的心态自己也搭建了一个 Mastodon 站点,慢慢开始意识到在如今社交媒体依然可以是脱离广告和推送算法而回归最原始朴素的社交本身的。于是从2021年5月开始逐渐降低了自己使用推特的频率,而今年11月的这一波「推特难民潮」使得更多的用户选择逐渐离开推特,其中也包含许多我在推特上关注的用户。如今我的 Mastodon 个人时间线也已经挺丰富,可以满足日常刷社交媒体的需求了。如果读者想要了解 Mastodon 以及 Fediverse 联邦宇宙的概念以及除了 Mastodon 以外其他的 ActivityPub 实现,可以阅读此文 Fediverse 联邦宇宙 by wzyboy。我在 Fediverse 中的主要帐号是 @[email protected],欢迎读者追踪。

减肥

从今年年初开始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体重并尝试减肥。一年下来至少从体重的数字上看倒也挺有成效,尽管在许多朋友看来减肥的进度有些过激了。

足迹

今年的大部分足迹依然只停留在温哥华岛上。4月的时候随同实验室的同学去了 Nanaimo,8月去了 Salt Spring Island,算是自从去年来到岛上之后第一次离开本岛。8月底随朋友乘船观鲸(一些观鲸的照片:https://photo.jinwei.me/index.php/category/23),在靠近美加边境的海峡被海风吹到瑟瑟发抖。至今依然没有重新踏上温哥华地区的土地,但是明年肯定会去了(吧?)。

Podcast

今年依然是 Podcast 重度用户。Podcast /播客这种形式似乎是最近几年才在中文圈内火起来,涌现出了许多新的中文 Podcast 节目。许多人批评 Podcast 这种形式的缺点是资讯不易二次检索(相信绝大部分节目都不可能提供逐字稿或者是包含同等信息量的文字版),或者是资讯密度过低。我基本上认同这个观点,因此我个人收听 Podcast 的习惯是收听一些不那么费脑的谈话/新闻类节目,收听这些节目的过程中即使偶尔分神或是错过了一些内容也不会对整体的节目造成太大的影响。再加上我收听 Podcast 的时段通常是早晚乘坐公交车通勤以及做家务的时候,因此很多时候 Podcast 节目起到的是一种陪伴的作用。

之前几年收听的大部分是台湾的 Podcast 节目,譬如「台灣通勤第一品牌」,「壹加壹電台」,「呱吉」这种轻松日常讲幹話的节目。也有一些更严肃的诸如「《The Real Story》By 報導者」。还有一类是新闻资讯 Podcast,最常听的是 BBC Global News Podcast,因为每集时间长度刚好等于我通勤的单趟时间。今年下半年开始尝试听更多元题材的英文 Podcast,比如 The Journal., Front Burner, The Prince, The NPR Politics Podcast, The ReadME Podcast 等。

疫情

COVID-19 引发的全球大流行发展到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似乎都快进入了疫情的尾声。万万没想到11月底的中国几乎毫无预警地来了政策急转弯,随之而来的感染数字的急速上升不禁让人错愕。不管是原先的「共存」与「清零」之争还是当下许多人对于政府开放过快的批评,我最近几年开始认识到的一点是任何一个社会议题总是会存在不同的声音,不可能做到完全调和。然而许多人就是以极端的二极思维看问题,似乎我们的政府也是从极端的一刀切防控迅速转向到一刀切放开,让人非常失望。各地严厉防控期间,我们看到的是各个小区内的住户们自发的团购互助,没想到现在又看到了在药品等必需品上的自发互助。希望国内的朋友们可以早日渡过这个难关。

Framework Laptop

下半年购买了 Framework Laptop。尽管同样的价钱在市面上可以买到配置更好的笔记本电脑,但是出于对 Framework 这家公司理念的认同以及逐渐受够了 macOS,选择购入了 Framework,配备了12代 Intel i7 1260P 的 CPU,自行选购了64GB的内存,并第一次尝试使用 i3 作为 Linux 桌面日常使用。

上一次长时间将 Linux 桌面作为日常使用大概还是2016年左右。那时候在我自己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 Thinkpad E430c 上安装并使用 Ubuntu 长达一年多吧,直到在第一家公司实习了几个月之后换到了 Macbook Pro。这次在 Framework 上安装的 Linux 发行版是 EndeavourOS,一个基于 Arch Linux 的衍生版。挺喜欢 EndeavourOS 的一点是其提供的 i3 配置文件还挺适合新人上手。现在的 Linux 桌面体验已经比2016年提升了许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的常用软件发生了变化。2016年那会儿装完 Linux 之后我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使用 Wine 安装腾讯QQ和微信。现在虽然腾讯又重启了 Linux QQ 的项目,使用 Wine 安装微信也有了一些比较成熟可用的方案,但是他们已经不是我在电脑上绝对必备的软件了。

目前这台 Framework 笔记本已经使用了两个多月,唯一不太满意的是这块2256×1504分辨率的屏幕。尽管现在 Linux 对于非整数倍屏幕缩放已经比以前成熟了许多,但是我还是更倾向于喜欢使用1080P的屏幕使用原生1X的缩放来避免许多额外的配置麻烦(当然如果使用 KDE 或者 Gnome 又能比使用 i3 减少更多麻烦)。当然,得益于 Framework 模块化的设计,在不远的未来不论是 Framework 自身推出了不同的屏幕选项或是有了第三方可兼容的屏幕(例如4K分辨率或是带有触控功能的屏幕),只需额外单独购买屏幕组件替换即可,而不必淘汰整台电脑。

摄影

今年无意中踏入了胶片摄影这个大坑,可以说现在真不是一个最适合入坑胶片摄影的时机。一方面由于过去三年疫情的影响,胶卷厂商的供应链也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加上胶片摄影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文艺复兴」,不断推高胶卷和二手胶片相机的价格。但胶片本身的质感和色彩还是非常吸引人。今年总共拍摄了7卷胶卷,尝试了许多不同的胶卷型号来找到自己最喜欢的色彩。我拍摄的胶卷数字化后的照片可以在我的在线相册中找到:https://photo.jinwei.me/index.php/category/7

除了胶片摄影之外,今年卖掉了原本的 Canon M6 Mark II,反而购买了一台二手的 Canon 6D Mark II 和一颗 Canon EF 24-105mm f/4L IS II USM 镜头。初衷是想从 APS-C 升级到全画幅,虽然更合理的升级路径是选择佳能更新的 RF 无反相机和镜头,但最终选择了旧世代的EF单反的理由一是更便宜,二是EF镜头还可以配合我的胶片相机(在eBay花了40多加币购买了一台同样使用 EF 镜头的 Canon EOS Kiss III L,虽然我购买的第一台胶片相机是使用 FD 镜头的 Canon A-1)使用。

以下列举今年喜欢的几张照片。

Kodak Ektar 100

晋美海鲜酒楼/Don Mee」是位于维多利亚 Chinatown 的一家近百年历史的餐馆。而维多利亚的 Chinatown 是加拿大最古老的中国城,全北美范围内也只是晚于旧金山的 Chinatown位于历史悠久第二位。如今维多利亚的 Chinatown 只有范围很小的一两条街道,但 Don Mee 的广式早茶的口碑据说非常好。

Fujicolor Superia X-TRA 400

某一个下午拍摄的,非常喜欢这张照片中下午阳光柔和的色彩。

Fujicolor Superia X-TRA 400

大概是拍摄于6月份的 Pride Month,本地的一家婚纱店外。当时已经接近傍晚,天色渐暗,隔着马路拍下了这张彩虹色的照片。

Fujicolor Superia X-TRA 400

这一张依然是富士的胶片。还记得那天下午带着相机拍了不少照片,结果最后整卷拍完把胶卷往回卷的时候 Canon A-1 的过卷扳手(film rewind knob ?)卡住了,打开后盖的时候发现还剩好长一截胶片没有卷回盒子里面,痛失好几张照片。这张便是为数不多仅存的那天下午拍摄的照片,不知道那几个红色的手印是不是这家的小朋友印上去的。

Kentmere Pan 100

没记错的话这两张黑白的是在今年加拿大国庆日 Canada Day 的时候本地社区举办的庆祝活动上拍的。

更多的照片可以前往 https://photo.jinwei.me 观看。

对2023年的展望

2023年对我来说应该会是充满挑战和变化。预计会在2023年夏天完成硕士论文和答辩,毕业,并在温哥华找一份工作(也有可能是远程?),随之而来的是可能需要从维多利亚搬家到温哥华地区,以及最重要的是还要申请 PGWP 签证和枫叶卡的BC省提名项目。完成每一件都不容易。

与此同时还得和自己的专注力缺失做斗争。尽管觉得目前的状态还没有严重到需要寻求专业诊断是不是 ADHD 的地步,但偶尔也会受到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做事的困扰,包括但不限于需要集中注意力看论文、看书、写代码的时候,有时候对于需要花2小时看的电影也没办法集中注意力看完。但目前还算值得庆幸(?)的是,一旦抓住了自己的注意力开始做某件事,这个专注的时间段还是可以持续挺久的,只要中途不被来自外界的干扰打断(例如同个实验室内其他人的说话声)。所以也许我该尝试做的是找到一个更适合自己的工作和学习的环境。

另外依旧是希望各地受到疫情影响的生活可以早日尽可能回归正常,希望不要发生战争,世界和平。